唐霁松表示,为了应对为了应对基金投资运营风险,应当推动养老基金投资运营规模不断扩大,引导地方树立长期投资的理念,鼓励地方继续并扩大基本养老金的委托投资规模。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这项制度实施之初就预料到了未来会面临资金归集缓慢的情况。